您所在的位置: 大庆网  >> 时事新闻  >> 国内

上饶准分子治疗近视

2017-12-12 12:47:30    来源:南昌普瑞    编辑:赵丽莎

上饶准分子治疗近视,景德镇眼睛近视治疗手术,南昌先天性近视治疗,景德镇真性近视的治疗方法,上饶治疗近视眼的费用,宜春怎么样治近视眼,南昌激光治疗近视手术价格

5岁的小羽给发烧的爸爸端上一杯水。

据宁波晚报,男孩小羽今年5岁了,住在宁波鄞州姜山镇朝阳路的一个出租大院里,和瘫痪在床的爸爸相依为命。最近一个月,小羽爸爸的病情又恶化了,整天发高烧,这让本就拮据的家里雪上加霜。

接受记者采访时,小羽说他只有一个愿望,希望发高烧的爸爸快点好起来,陪自己长大。

5岁男孩独自照顾瘫痪的爸爸

在姜山镇朝阳路陈家垫的出租大院里,租住着30多家租户,都是外来务工人员。在院子的西北角有一个公用水龙头,每天早晨,租户们总能看到一个四五岁的男孩,拿着脸盆来接水。接了半盆水之后,再费力地搬到十几米开外的一间出租屋里。

在租客王华军眼里,男孩不爱说话,也很少笑,到了吃饭的时间,也不见有人招呼男孩。最近他才知道,这个男孩只有一个瘫痪在床的爸爸和他相依为命。

“孩子名叫小羽,今年5岁了,是我老乡的儿子。”租客老刘是贵州人,来姜山打工快十年了。小羽在上幼儿园,自己经常顺路送他。老刘告诉记者,懂事的小羽一直在照顾瘫痪的爸爸。每次老刘留小羽在家吃饭,小羽总会说要回家照看爸爸。

租客小何告诉记者,小羽的生活圈几乎都在这个院子里,5岁的孩子,不仅会给爸爸倒茶、端水,还会帮爸爸擦药,照顾爸爸的日常生活。

看到有记者到访,问他家人的事情,小羽明显有些胆怯,他没有说话,只是拉着记者的手往自己的家走去。

“爸爸很久没有起床了”

“阿姨,这是我的家,爸爸生病了。”吐字还不太清楚的小羽指着趴在床上的爸爸说。看着小羽为记者搬小凳子的背影,趴在床上的小羽爸爸一阵哽咽,“如果不是为了儿子,我不可能活到今天。”

小羽的家是一间十几平米的毛坯房。两张板床占据了大半个屋子,床单又脏又破,一台电饭煲和小电视就是所有值钱的家当。

“爸爸,我给你倒水。阿姨,我也给你倒。”小羽走到灶台前,踮起脚拿起两只塑料杯,转身来到门背后,熟练地抱起一大桶纯净水,倒了满满一杯,先端给了爸爸,然后,又倒了一杯给记者。他悄悄对记者说,桶装水很贵,但是爸爸没法下床烧水,又不许他烧,怕他年纪太小有危险,所以父子两人只好咬咬牙喝桶装水了。

问起妈妈去哪儿了,小羽把手指放在嘴里,使劲地摇了摇头。

“我不记得妈妈了,只记得爸爸给我冲奶粉。奶粉甜甜的,真好喝。”可能是想起了奶粉的味道,小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。

问起小羽能帮爸爸做什么?小羽露出了骄傲的神情:“以前,爸爸趴在床上帮我洗澡、洗衣服。现在我长大了,自己会洗脸、刷牙、洗澡,还能帮爸爸端水、擦药,照顾爸爸。”

“爸爸最近发烧很厉害,很久都没有起床了,我很想爸爸起来陪我玩。”说到这里,小羽的声音才透露出一丝伤感。

“爸爸烧的菜我都喜欢吃”

“爸爸烧的菜我都喜欢吃,可是最近他发烧不能起床,就只能烧盐水土豆了。”小羽告诉记者,以前,爸爸能起床的时候,会做好吃的菜,还能送他上学。

在小羽眼里,电饭煲是个神奇的东西,不仅可以煮米饭,还可以煮出好吃的菜。“我会把脏脏的土豆洗干净,放在电饭煲里,再等爸爸放好盐和水,煮好就能吃了。”

在靠墙的小桌子上,记者掀开了一个塑料碗罩,里面放着两只小碗。一只装有半个咸鸭蛋,另一只盛放着黑色豆瓣酱。

“咸蛋黄可香了,我只能吃半个,还有半个留给爸爸。”小羽走到桌子边,用手摸了摸咸鸭蛋说。

看到小羽的头发很长,记者决定带小羽去理发店。理发店老板娘也认识小羽。她告诉记者,以前,都是小羽爸爸坐着轮椅带孩子来理发。但最近一年多,都是小羽爸爸的老乡帮忙带孩子来的。理发费不贵,5元一次,小羽爸爸特别关照老板娘,一定要他自己付。

“守着爸爸就是最开心的事”

“每次撑不下去的时候,儿子是最大的精神支柱。”刘东说,去年在明州医院住院时,自己浑身水肿无力翻身,瘫痪的右腿掉到床沿下。4岁的儿子想把他的腿搬回到床上,因为力气太小搬不动,急得直哭,自己的心都要碎了。

“我两岁就没了父亲,不忍心儿子这么小也没了爸爸。”刘东说,自己也曾想过回老家,可在贵州山区,孩子上学路程很远,生存更加艰难。

“我不记得妈妈了,只有爸爸对我好。”两年时间足以磨灭一个5岁孩子对妈妈的记忆,对于小羽来说,只要守着爸爸就是最大的幸福。

记者问小羽最想要什么礼物,小羽说,最想要葫芦娃。问他为什么,小羽说,葫芦娃打败了妖精,救了爷爷,我想学葫芦娃,救爸爸。

记者了解到,小羽的爸爸刘东是贵州德江县良家坝村土家族人,遭遇车祸后半身瘫痪。刘东瘫痪之后,他的妻子每月打工能挣2000多元。前两年,刘东也找了一份工作,帮助湖州一家广告公司推送微信广告,每月可挣1000多元,夫妻俩每月挣3000多元,还可以维持日常生活。但2015年,刘东的妻子留下了3岁的儿子,不辞而别。

因为长期卧床无人照顾,刘东的尾骨褥疮创面已经被感染。最近一个多月的高烧,也是褥疮感染之后的症状。

刘东说,死亡对于自己来说,只是迟早的事,但儿子还小,能放心托付给谁呢?

编辑李大可

版权和免责声明:
1.大庆网拥有大庆新闻传媒集团媒体网上发布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大庆网”。 2.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大庆网版权所有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“稿件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为“稿件来源:大庆网”,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本文链接:
 
我要问政 最新回复 首页 龙江滚动 国内 国际 文娱 体育 深度 财经 军事 历史 时事新闻 异闻录